迟明.

一条咸鱼

悄悄码个偷亲梗

小片段,鬼切视角,OOC预警。

我在服侍主人睡下后便起身离开。主人睡觉的时候很安静,低垂的睫羽掩了血红眸子里的狠戾,白天紧绷着的神经放松下来,像是在做什么美梦,恍惚间我竟看见了他唇角勾起的弧度。

是……幻觉吗?

我应该走了。几步后又着了魔似的突然回头,内心有什么欲念在滋长,溢满全身。疯狂地、不可遏制地。

——我想吻他。

我的主人,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源氏家主,只有面对我时,才会卸下所有防备,将他的后背,毫无保留地交给我守护。

我是他最信任的刀,是他最完美的兵器。

我走过去,脚步放得很轻,生怕打扰了他的美梦,更怕他突然醒过来,用冷漠的声线责令我离开。

他的梦里会有我吗?

这欲念像是洪水猛兽,冲破了堤岸,疯狂地席卷着每一个角落。

我俯下身去,指腹摩挲着他的双唇,轻轻地将自己的唇贴上去,分享令人神往的温存,仅片刻就离开。我看见他的睫羽轻颤,美得像是夏夜温柔的梦。

我僭越了,我比谁都清楚。

假如他这时候醒来,他会毫不犹豫地将我赶走,他会惩罚我,甚至……杀了我。

神明是不容许玷污的。

所以,点到为止,仅此便好。

他不会知道在那个蝉鸣的夜,我对他做过什么。

永远不会。

我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。
你俩成天腻在一起连字母都不放过。